— plateaudenil —

【奇杰】 (我们仍未知道哪种精灵掉糖粉)(1)

心情烦躁,忙里偷闲,写个中短篇的开头,更新不定,随缘填坑,整体没啥情节矛盾(大概),标题空着因为我还没想好(括号里的是注解,所以不算)。

日式小清新,每集长度类似泡面番。

就瞎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栋上了年纪的房子里总是会有很多秘密。

    小杰往上爬,他不得不稍稍弯腰,木质地板发出嘎吱的声音,它们已经有了鼓翘,踩上去,轻微的不平感从鞋传达到脚。或许某个时刻,某个人和另一个人在这儿嬉笑打闹,将拖地的木桶打翻,水浸流满地,木板吸水变形。过去的一切都无可得见,但有些见证留下了。

    在这房子的储藏室里,随着主人将门关上,自那一刻起,来往的风就离去了,来不及离开,风带来的尘埃却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被留下的厚厚一层,年月过去,也就被遗忘了。

    米特让小杰来储藏室找鱼叉。这种纯铁制成的东西沉重,且不日常。也是现在家里有了个成长起来的壮劳力,这玩意儿才有重见天日之时。

    从米特阿姨的说法来看,上一次启用这种大型杀伤武器已是“过去历史”,而历史,有个特点就是“不可追也”,鱼叉的位置,就算她回溯记忆,确定放在储物室里,也肯定会有“部分误差”,但“无论如何,这种‘长的,重的,占位置的’东西,肯定是放在相同形状东西的旁边。”

    小杰遵循这个指示,勤勤恳恳搬开一件件重物,在激起的灰尘里直奔米特阿姨说的,“可能放着鱼叉的位置”,然后他打着喷嚏发现了:一套野外用帐篷;一只合金骨架的风筝;一根体育运动用标枪(不能用来猎鹿);一根长如晾衣杆的撬棍;一根木头烂了一半的拐杖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按照墨菲定律,他没找到鱼叉。

    小杰确认这个柜子给他翻得彻底,绝对没法放下一根鱼叉之后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这一口气吹拂得灰尘拼命打转,仿佛一丁点小风也能让它们兴奋半天。

    灰尘激荡间小杰皱了皱鼻子,感觉有点鼻痒,灰尘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储藏间又太小了,既然这些东西不是鱼竿,也没法用来抓鱼(遗憾的是,抓鹿也不可以,不然他倒是可以说服米特阿姨对湖边露营计划做点更改),他只好一件件地把这些东西放回去,再另开一个柜子,把东西翻出来,将之前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。

    他抱着这一大堆玩意儿往里一塞,动作间不知道撞到什么东西,咵嚓一下,什么东西塌了——咣地一下砸在他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硬,好痛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房间里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。

    小杰被砸得一个恍惚,闷哼出声,那玩意儿又硬,又沉,还有尖角,这是鱼叉掉下来砸到了他的脑袋吗——他迟缓回头,发现在这个灰尘遍布的狭小储藏室里,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仿佛这一刻有了风,风吹拂过灰尘,让它们发了光——在若有若无的,类似月一样的光晕里,在小杰背后的柜子上,坐着一个小人,巴掌大小,眼眸钴蓝如仲夏夜之梦,银白色头发柔软而带着奇异的类金属光泽,更夸张的是,这小人儿还在不断地往下掉金粉。就像——就像一盒饼干被撞碎之后,扑簌簌往下掉糖霜。

    他此刻也捂着脑袋,瞪着小杰。然后,近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你想死吗,想的话我就成全你。”

    他每说一个字,金粉就往下掉一层,很快就把柜子表面给铺满了。

    小杰谨慎地问:“那个……”他指着那闪闪还带飘的金粉,“你是流血了吗?”

    小人:“什么?”他看向小杰指向的东西,立刻明白了他什么意思。“不!这不是我在流血!这只是……”他磨了磨牙,“他们说这样比较受小孩儿喜欢。”

    十二岁的小孩:“什么?我才不是小孩!”

    他们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快说,你有什么愿望。”最后是小人儿先开的口,“你想好了之后,我给你解决,这样我就能回去——随便干什么,反正不会看见你了。”他看上去心情超差的样子:“趁着我今天心情还好,不想杀人,快想个愿望出来。”

——TBC——



没啥好说的了,请大家祝我武运昌隆人品爆发一路莽上梦想。


评论(3)
热度(5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