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plateaudenil —

【奇杰】逃亡车(5)

简介:他们算计好了开头,却没有料到结局。

    等到进来之后,两人才发现,这原来是个台球房。

    小杰不会打桌球,一个猎人参加大多数运动,对其他人都不大公平。而且小杰不喜欢待在室内,有这个时间,他更愿意去野外,坐在树上,钓钓鱼之类的。

    森林里的空气是甜的。

    而宴会上的酒是苦的。

    奇犽松了松领带,那条漂亮的银灰色领带,带着流动的光泽。小杰盯着多看了一眼,比思姬的教导就在脑海里回荡:领带的宽窄和衬衫领呼应,颜色则要和外套对称……

    小杰把目光错开,痛苦地想要将那些声音甩掉,但这很难,比思姬简直是在他脑袋顶打了一个洞,然后混着水泥和沙料,搅拌所有礼仪课程,最后灌进他的脑子,成功地把他的大脑变成一个混凝土块。

    但此刻,小杰不得不承认,礼仪存在就有人能完成,奇犽完美地做到了比思姬的一切要求,而那些要求是有道理的,它们就像蓝宝石下面的天鹅绒垫子,相得益彰,让奇犽揍敌客闪闪发光。

    他有一双令人印象深刻的冰蓝色的眼睛,像是宝石,又像是他那次登上南极点,在冰块之间看到的海洋。

    冰冷,但又明亮。

   奇犽的眼睛很大,眼角微微上扬,这中和了他的冰冷,但奇异的是更加疏远。

    这是个杀手,小杰在内心提醒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这双眼睛带着一点点的笑意——就像南极的阳光,虽然明亮,但是对体温没什么帮助。

    “总算摆脱他们,让你见笑了。”奇犽把领带丢在外套上面,然后解开衬衫领口的两颗扣子,再将袖口挽起。一副放松下来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想我没有那个荣幸有这个待遇,所以也不可能笑话你。”小杰诚实地承认。

    奇犽因为这个回答笑了,笑的并不怎么真心实意——小杰再一次确认了这一点。但虽然这个笑容不怎么真实,可灯光下的奇犽眼睛却闪闪发亮。很漂亮。小杰还没能辨认出这闪亮的是什么,他以前从未见过,因此只能感受。他在努力感受。“谢谢你的恭维,我以为你站在旁边看猴戏呢,我觉得这种场景肯定对你来说——太讽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很有趣。”如果不参与进去只是旁观的话。“——在七八个人同时和你搭话的时候还能游刃有余。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了不起。”小杰属于专注型的那种人,他一旦要做好一件事,就得精神集中才行,多线进程处理任务不是不行,但社交的时候他肯定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此刻奇犽真的有点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他看见小杰用力地、重重地点头。如此真诚,对这样的事情是这样的态度,如此奇怪。

    杰富力士实在是一个很好看透的人,摸清他的脉络,推动他往自己想要的方向走,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    可他也会出人意料——以一种奇怪的、近似非人的情感和方式。

    但这种感觉并不讨厌,于是奇犽难得地多流露出一点真诚——以往这种真实都是给死人的——“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。只是学习一点技巧。”如果你想好好活着就需要的技巧,如果你想离开这个家族,为此想掌握权力就需要的技巧,如果你要杀死一个人就需要的技巧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喜欢这些。”奇犽听见自己说,然后大脑开始反应过来,后知后觉地惊讶起自己的坦率。

    “但是虽然你不喜欢,你还是把它做到了。”小杰回答,“这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奇犽忍不住凝视小杰。发现小杰也在回望他,脸上带着坦率的、真心实意的微笑。那微笑并不大,可很温暖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努力的结果,没什么好夸耀的。”那点小小的温暖溜进他的手指尖,然后慢慢地,顺着血液往上。它还不能爬到心脏:火苗太小了。但它至少能温暖奇犽的手掌。他握拳,将那点暖意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的开头,很好——继续。

    “……哦。”然后他看到小杰做了个鬼脸,五官皱成一团,“我觉得这个真的不好学。最愚蠢的学生也比我做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你的老师是这么说的?”奇犽不动声色地问。

    “她没说——她只是,”小杰痛苦地说,“恐吓我。而且我打不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我不知道原来礼仪老师竟然还会格斗术,听上去是一位很不错的老师。”奇犽说。

    “她不是礼仪老师,只是一个朋友。”小杰毫无心机地顺着奇犽话里的钩子往下说。“其实她教我这些也是为了帮我的忙。”

    杰富力士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套话。奇犽说:“其实这些训练也不是必要的,你不必太介意了,毕竟学会了这些东西也只是,”他示意周围,“狼狈地逃到旁边的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小杰看着他,有点困惑地笑了:“哦……真的吗?”

    奇犽把那点困惑当做应对超出知识范围外问题的正常反应。这个困惑的微笑并没有之前那样的温度。但这无关紧要,杰富力士很英俊,看一个身体机能处在巅峰时期的、长得又很好的人微笑本来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。

    世界上的猎人也就那么多个,这种机会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他得抓住才行。

    于是奇犽耸了耸肩——足够亲密,但又不会超过警戒线,一个拉进人关系的安全动作——“如果你想的话,我可以帮你进行礼仪训练,而且如果你有什么其他需求,我也可以帮你。”然后,他看似随意地问:“你需要进什么宴会呢?我想我可以试试看帮你——就当是你上次救下我妹妹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小杰犹豫了一下,说:“我的父亲,金富力士,有一本笔记,流落在外,我想把它拍卖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在撒谎。奇犽想。

    这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,他的纠结都写在脸上呢。但没关系,每个人都有秘密,这不影响什么,于是奇犽说:“是什么笔记?或许我能帮你找到它。”见小杰惊讶抬起头,奇犽笑了:“这是为朋友应该做的事情——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,希望你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如果你想我成为你的朋友的话。”小杰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而且这样你就不用再受礼仪训练的折磨了,我完全可以帮你。”奇犽给他一个诙谐的眨眼,看上去如此容易亲近,然后将手掌伸向小杰。

    小杰和他握了手。

    他在撒谎。小杰想。

    可奇犽的反应看上去实在是太完美了,小杰找不出哪怕一丝的破绽。

    “你会打台球吗?”奇犽问他,“我们最好待到宴会结束再出去,你倒没事,可是我肯定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还在撒谎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很不好,而且他自己也在撒谎。谎言,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妙了。小杰咬了咬口腔内侧,提醒自己,他承担着任务,然后说:“我不确定,我只玩过一两回,规则都没有记住。”

    发生的一切都比预想里最好的情况还要好。小杰和奇犽之前那场遇见,正如米哉斯顿和比思姬所期望的那样,发挥了应该有的作用。

    但小杰感觉很不好。

    非常、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们需要一点催化剂。”比思姬盯着水晶球,说。

    “比如?”米哉斯顿问。

——TBC——



我发现一个不妙的趋势,就是这篇文,每次一章都只有2000字我就想断掉了,有种我在水更新的感觉。而且我还更新的慢,简直是坑读者之尤。

剧情也变慢了,以为可以这章写到的剧情,竟然要到下下章才能写到。

不过这章我还是写得很爽的,而且很喜欢这个断口,所以无耻地短更了。

这篇文的走向一开始没有那么dark,但现在明显往一个似乎不怎么好的地方滑落,不过我很喜欢,唯一的问题就是……中篇可能打不住了。

以及之前我都没有注意打赏(LOFTER自动开的),非常感谢所有给我打赏的朋友,(づ ̄3 ̄)づ╭❤~,我决定让这个金额待在钱包里,提醒我我的作品有人喜欢,真的非常荣幸

然后我发现打赏按钮好大一坨,在手机上特别明显……好丑……所以我现在把这个勾选删掉了,感觉LOFTER为了抽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……

再写下去,我的free talk就要比正文多了(好像也不怎么妙的样子)

总之各位读者爱你们!啵啵啵!我们下次再见!

评论(7)
热度(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