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plateaudenil —

【奇杰】逃亡车(4)

简介:他们算计好了开头,却没有料到结局。


    一场邂逅要怎样才能令人确信恰巧?

    一场爱情要怎样才能令人确信真实?

    罗密欧认识朱丽叶之前,还热烈地爱着另一位女士,然后情况在遇见他命定的灵魂伴侣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以至于不过几天之内,他就为了爱情绝然去死(且也的确死透了)。

    由此看来,使人相信爱情的几个要素:浪漫、生死、巧合、契合、不顾一切的迷狂。

    如果揍敌客家族拥有比世仇还要牢固的围墙。

    要怎样越过那扇高高的门?


    小杰很不自在地拉了拉领子。

    他没打领带,打了个和米奇老鼠一样的黑色领结。这是比思姬在和他共同进餐之后给他的第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当然,她绝对不止给他了这一个建议。

    +

    在经过一番不动声色的试探(整场晚餐就是一次测试)后,比思姬确认了小杰是完全没有任何勾心斗角的本领。

    对此,小杰自然是没啥羞耻感地承认了。比思姬见他不以为耻,似乎还有点骄傲,此等鲁钝之材,简直不可理喻,比思姬严肃地给米哉斯顿发信息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米哉斯顿回信息:“说不定这样反而有特别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于是一切按照计划进行,比思姬开始了她的挑剔过程。

    第一个要纠正的就是着装习惯。

    “你的领带太难看了。”在走出餐厅之后,比思姬说,“太窄,而且领带一点也不适合你,你还是配个领结吧。”

    小杰有点头疼: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比思姬:“置装费我出了。”她拿出手机,在夜风中飞快地转了账,五秒后,小杰的手机叮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而且我也不能要你的钱。”小杰立刻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我的账户。”比思姬说,“你没法转给我。不要扭扭捏捏了。实在不行,你可以把这笔钱当做预支的酬劳。”

    小杰:“可是,我答应米哉斯顿不是因为钱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:”……所以?”

    小杰:“我暂时还没想好要不要收你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明白了他的意思,也猜出了他的想法,但还是说:“现在是我们拜托你做事情,付钱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小杰没有申辩,只是坚持:“不行,我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他从西装裤子口袋里把钱包扒拉出来,从里面抽出了现金,数了数,递给了比思姬。好在戒尼有很大面额的纸币,不然,他可能还真没带那么多现金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的账号,我可以付现金给你。”小杰拿出了比思姬打给他金额两倍的钱,“至于领结,能拜托你给我参考一下吗?钱我可以现在给你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:“不是说不想要我们的钱吗?为什么现在又要我帮你参考了?”

    小杰坦然地说:“因为我的确是不会买衣服啊!既然你说这个不行,那就要换掉啊,不然的话,影响到你们的计划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虽然你们制定计划我没办法帮忙,但是你们提什么要求,我都会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多看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米哉斯顿的意思了……”她嘀咕着,接过了小杰手上的钱。

    小杰长出了口气。“幸好你接受了。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要强行把钱塞给你呢。这太不礼貌了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能为难的了我?”她哼笑了一声,似乎小杰说的话滑天下之大稽,“而且……为什么你在穿正装赴宴的场合里,口袋里还装了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小杰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口袋里装这么多东西会很难看的!”比思姬一巴掌拍上小杰的头。

    小杰想要闪开,但比思姬的巴掌还是准确无误地拍到了小杰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“啊好痛!”小杰一下跳开,捂着脑袋,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受过相关训练的人,对于这种突然而来的袭击,第一本能反应就是躲开——可是他还是慢了,直到比思姬拍到他头上之后,他才来得及动作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见到你在口袋里塞这么多东西,我就不是拍一巴掌这么简单了。”比思姬说。“看来你还需要一个男士包。既然你不想让我们付钱,那你自己买吧。”

    +

    “包应该放在哪里?”小杰小声地问比思姬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竟然把包带进来了?”比思姬的声音同样很小,但凶的怕人,听得小杰一缩脑袋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我应该把它放哪儿?”小杰缩了缩脖子,问。

    “脱大衣的时候给服务员!你怎么不想想你的大衣去哪儿了呢?!”比思姬压低声音,简直快被他气死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看你还带着包,以为可以带进来,所以当时就没有给他……”小杰更小声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女士的包和男士的包是一样的吗!”比思姬更生气了。小杰感觉到念气的流动。他现在不用缩脖子了,他感觉自己后颈上那点汗毛已经被旁边人的杀气削掉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……找个服务生把包拿走?”小杰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把包藏起来!”比思姬咬牙切齿,“你已经落座了,还想站起来,你是不嫌丢脸吗?”

    小杰以快得难以置信的速度,默默地把那只小包收好。

    “你?!”比思姬被他的动作震惊了。

    但小杰立马恢复原样,挺背收腹,目不斜视,努力假装:“这样比较不容易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比思姬:“……算了。我懒得管你了。你毕竟是拿了猎人证的人,一个包总能藏好吧。不要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小杰乖乖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比思姬说:“现在,记得我教你的微笑。”

    小杰努力咧开嘴。

    “是三号笑容!不是这个!”

    小杰默默地把嘴合上,开始拉扯嘴角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慈善拍卖。重点在后面的晚宴上。”比思姬抓紧最后的机会交代小杰,“等会一出会场,你就给我把包给服务员!”

    小杰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——但他这只包一直也没有交给服务员。



    等到晚宴的时候,小杰竟然遇见了奇犽。

    “……奇犽·揍敌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杰·富力士?”

    目标甚至都不用寻找,就凑上了门。两人都有点惊讶,他们本来以为还要多碰碰运气呢。

    奇犽穿着银灰色的西装,这种有点风骚的颜色在他身上,只是冷。他穿着蓝色的衬衫,系着同样银灰色的领带,身材修长,越发显得俊逸。

    银灰色和蓝色很适合他。像月光和水流。

    还是奇犽先开了口:“又遇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小杰点点头,嗯了一声,说,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巧,可能我们比较有缘分。”奇犽这样说。

    小杰含糊地唔了一声,说不出谎话,这绝对不是缘分,而是处心积虑。可是他也说不出真话来。

    不说假话并不代表要说真话,他转换了个话题,感谢比思姬的特训,小杰至少知道现在能聊什么,不至于冷场了:“你喜欢蔬菜沙拉还是水果沙拉?”

    他们取用了一些食物,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题。小杰只觉得浑身别扭,太多话不能说,又要说太多不想说的话,他简直要开始怀疑自我,只是比思姬的魔鬼训练让他养成条件反射,让他能强撑下来。

    奇犽马上看出来了小杰的不自在。社交场合上的大多数人,都不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肢体语言,再是谨慎小心,也会从细节上表现出来。更何况小杰根本不是一点点暴露:他的心情就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中间有一两波人来打扰他们,主要是来找奇犽的。于是奇犽提议换个房间再说。

    用来办晚宴的地方,并不是酒店,而是慈善拍卖主人提供的别墅,一共有三层。奇犽和小杰往旁边走了两脚,溜达进了一个房间里。

———TBC———



下一章就要开始点题了(苍蝇搓手.gif)

和之前的大纲比起来有了不少变化,所以把前文也调整了一小下,调整不多,就一两个句子,顶多一个自然段。叙述方法也相应做了一点调整。写文这个事情,果然每次都会有新的变化,不过变化也挺好玩的,可以尝试新东西。

之前立的flag看来是彻底没戏啦……虽然不会日更,但是我会慢悠悠填坑的。

写这一章的时候,在听后街男孩的新专辑,很奇怪,蛮有感觉的,循环其中一首歌当码字BGM。

Don't Go Breaking My Heart


评论(6)
热度(60)